這個學期還沒過完,但是已經有那種「整個人都虛脫了」的感覺。

我想我真的是太忙了,一個學期14個學分對我來說負擔太重,直接影響到我的教學品質與生活品質,我想下次絕對不能再幹這種腦袋不清的事了!!

再者,9、10、11月連三個月參加學術會議,其中兩次分別飛日本及中國。雖然說本來就打算在博士畢業後的一兩年間趕快把博士論文的章節分別出清,但是一連三個學術會議排在一起,其中中國那個更是在短時間內硬擠出一篇文章來,這樣實在讓人很筋疲力盡。

而回國後又立刻投入各級評鑑的資料整理中,把人忙得一點興致都沒有;每天睜開眼腦筋就是不停的在轉在想:今天該做什麼? 該教什麼課?成績弄好沒?文件上傳沒?該通知學生的事情通知了沒........而在學校裡的時間,學生有問題來找我也不能不回答,能抽出一點時間就要趕快備課、改報告、或者處理其他千奇百怪突然冒出來的雜事。常常我的第一餐飯要一直拖到下午兩三點才有空吃,有時整天也就只能吃這一餐,然後等到晚上臨睡前,為了怕第二天早上沒時間吃飯,於是很不健康的吃宵夜先墊墊肚子。

我承認我是個工作狂,我也很樂於享受工作的過程,但是現在我發現,近來我的工作在不知不覺間已經佔據了我幾乎所有的時間--我沒時間陪家人吃飯、回到家裡已經深夜了、跟家人說不上兩句話他們就到了睡覺時間、甚至回到家後還要延續沒做完的工作直到半夜。

我到底是為什麼要過這樣的生活呢?? 我應該享受工作所帶來的成就感,但現在我卻感覺我成為工作的奴隸!!

這學期開始到現在,我發現我越來越會忘東忘西、越來越會犯些低級錯誤、對學生的小錯誤越來越難以容忍、甚至越來越難以用愉悅的心情開始我每天的第一堂課;最糟糕的是,我沒有時間讀書、沒時間思考、沒時間寫有深度的文章、沒時間想自己接下來該專注在哪個研究主題上。

在我回來之始,我就知道台灣整個大環境是這樣的,因此也做好了心理準備。我的學生們超出我預期的表現良好,讓我省心不少。所以我想問題是出在自己身上---當然,教14個學分這種事是自己找的,自己要承擔後果,其他沒甚麼好怪的,記取教訓就是了!!

不過我想我在時間的應用及分配上大有問題,這個可能是我要重新檢討及改進的地方:

一、我想我每天浪費掉很多零碎的時間,這些零碎的時間若是能夠妥善的應用,也許我在工作上就能夠有效率,不至於把工作時間拖這麼長。

二、我應該把整體時間好好分配一下,我不能再這樣放任工作占據我的家庭生活及空閒時間,所以我應該把每天該工作該休息該留給家人的時間都想想清楚。

三、我發現我在處理事情上可能有點強迫症~怎麼說呢??就是在腦子裡想起甚麼時就一定要做,不做完就感覺不對。就因為這樣,我離開辦公室的時間越拖越晚越拖越晚,因為在臨離開前腦子裡可能又突然迸出一件尚未做的某某事,但其實這某某事留到明天再做也是完全沒影響的,但我就是想到了便一定要去做。我想我應該要強迫自己改掉這種怪習慣,該幾點離開就幾點離開,不能老這樣發神經病。

四、老調重彈,我需要規律的生活及運動。一直以來,我這個人只要想要的東西想做的事,不論花多長時間,最後都會得到想要的結果;但唯獨規律生活這件事是我屢屢失敗的一個項目。可是隨著年齡增長,我想真的應該強迫自己在這件事上努力了,再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健康會被搞垮的!!

最後要說,我沒有不開心--直到現在,我都認為我回來台灣的這個決定是正確的。不過說老實話,我最近的確是不滿意,我不滿意我的生活型態、不滿意我日常犯的低級錯誤、不滿意我的房間總是亂到沒時間收、不滿意自己沒辦法從容不迫的處理事情、不滿意自己老是衝過來衝過去卻不見得能把事辦好、更不滿意我沒時間讀書思考做研究。在九月的時候我想十月時也許能好一點,十月時想也許過了十一月就沒事了,但現在都一年的最後一個月了,難道我還要這麼一個月一個月的期待下去嗎??

Obama說:YES, WE CAN。馬英九去年超吸票的廣告說:改變的時候到了。我看我真的該調整一下當前的生活型態了,這是甚麼破爛生活品質!!我受夠了!!一定要把它丟進垃圾桶去!!

最後補充說一句:我知道即知即行的重要,但以上的一切需等我這個週末去台北故宮看過雍正文物展後再說~~

leepl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