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又有新的創舉了!!所以一定要把這個偉大事蹟記錄下來~~

 

大家可能有過忘了帶鑰匙進不了門的狀況,對我來說這種狀況是家常便飯,連紀錄的價值都沒有。

可是把自己鎖在家裡出不了門的狀況有誰發生過嗎?? 很難得聽說吧!! 今天就發生在我身上呦!!!

 

話說我今天中午要出門時,一手在玄關櫃子摸鑰匙,一手伸手去開我家裡層大門的鎖.....

這時兩種感覺同時蹦進心裡:一種是:「奇怪~我的鑰匙呢?」;另一種是:「為什麼門鎖卡卡的?」

於是我放棄了找鑰匙,把注意力轉到開門鎖上面;

而東試西試的結果是,我的門鎖被完全卡死,我居然無法開門出去了!!!!!

我愣在那個該死的門前,努力想搞清楚這到底是什麼狀況??為什麼好好的鎖會突然卡住呢??

 

這時我那不安份的腦袋跳回剛剛暫時忘掉的找鑰匙一事上~~

對啊!!那我的鑰匙哪裡去了??不可能不見的啊??否則我昨晚是怎麼進門的??

於是我又放棄了打開那扇該死的門,轉而去找鑰匙。

一邊找一邊想,找了老半天卻都沒找著,

這時我那受過嚴謹(?)學術訓練的腦袋在不斷運轉的過程中,幫我推算出一種最可能的結果:

就是昨晚我進門時,我把鑰匙插在裡層大門上沒拔下來,卻在關門時從裡面轉動門鎖把門鎖上了!!

只有這種可能性才能解釋,為什麼昨晚我從外面可以開門鎖進屋,現在屋裡卻沒有鑰匙,而且門鎖被卡住,我從裡面打不開那扇該死的門。

 

在我偉大的腦袋完成這一連串複雜的推理後,我的第一個反應是.....喔!!當然不是想要怎麼找人把門打開!!

我的第一個反應是在屋子裡團團轉,看有沒有什麼地方可以讓我跳下樓,然後神不知鬼不覺的溜出去,再堂堂正正從大門走進來開自己家的門---我的意思是,人總是要面子的嘛!!這種什麼"把鑰匙插在第二層門上忘了拔,從裡面把門鎖上,第二天卻發現自己被鎖在屋子裡"之類的蠢事,是一個博士應該會做的事嗎??就算他不是博士,但只要是個正常人,也都不太可能會發生這種事吧?!?!

 

很不幸,我家雖然住三樓,但是要我找個安全的地方往下跳,卻是一個也找不著....

我若是冒險跳了,不小心摔斷腿什麼的,第二天的報紙社會版可能會出現以下標題:「世新女老師不知何故尋短輕生」,然後記者在內文可能會質疑:「為什麼要選擇從三樓,而不是從十三樓跳呢??」

若是這樣我該怎麼解釋呢??難道跟校長、系主任、我親愛的各位同事及學生們說:「不!!!我真的沒有要輕生,我只是想出門....」

或者跟記者說:「我也知道要從十三樓跳才會死,但前提是我要能先出得了我三樓的大門....」

(喔!!是有逃生桿啦!!但我沒把握在爬的過程不被左鄰右舍看到,到時要怎麼解釋我到底因何故要在沒有火災發生的情況下爬逃生桿呢??又或者是帶動了他們的恐慌,全部人跟著我一起爬逃生桿....那最後還是免不了要上社會版吧?!)

 

既然要面子的事行不通,我那向來很懂得應變的腦袋就又開始幫我運轉起各式各樣「面子已經不重要了」的選項。其實很簡單,住在有物業管理的大廈裡,開門找鎖匠之類的事只要找物管秘書就能搞定了(可是這樣就沒面子了嘛!!丟臉丟到外面鎖匠那裡去了)。

於是我決定把損失減到最低程度,我的意思是,把丟臉的事蹟封鎖在我住的這個小社區就好了,沒必要傳到大街小巷都知道。

 

在跟物管秘書打電話的過程中,我很努力的向秘書小姐解釋了我的困境;盡職的秘書小姐也很努力的聽懂了我正在遭遇的困難(呃...如果可以忽略掉她聽懂後忍耐不住的那一串大笑....)

秘書小姐試圖維持著專業的語氣,跟我說:「小姐,不用擔心,我現在就請保全員上去幫你從外面開門」

我說:「不行啊!!一共有兩層門,鑰匙插在裡層門上,保全沒有外層門的鑰匙是打不開門的」

秘書小姐說:「那....有沒有門縫之類的,你可以把備份鑰匙遞給保全」

我微笑:「小姐,這棟大樓安全設計太好了,我找不著那裡有門縫呢!!」

秘書小姐傻掉了:「啊??那該怎麼辦呢??小姐我該怎麼讓你出門呢??」

這時我用我那沉穩的聲線,自信滿滿的說出了我的計劃:「喔!!你就叫保全繞到我那棟樓外面,我從窗戶把備份鑰匙丟出去給他,他接到後再繞上來幫我開門就好啦!!」(這真的比跳樓聰明很多,是吧!!)

秘書小姐:「#$%%&(原諒她,她笑到說不出話了)....好,小姐,我去跟保全說。等等他繞過去時我打電話給你,請你丟鑰匙」

 

接下來的畫面請自己動點腦筋想像----

反正就是,我開窗,揮手,丟鑰匙。

保全站定位,揮手,左右一陣移動後,接鑰匙。(而且他還沒接著!!)

你不覺得這畫面很電玩嗎??

相信我,那位保全先生沒接著鑰匙的時候,我的眼前甚至跳出了他大失分的模擬畫面!!

 

總之,大失分的保全員拿著我的備份鑰匙幫我打開了外層門,然後再用我插在裡層門的鑰匙(是的,我的推論一點都沒錯,所以上面那個嚴謹後面的<?>請記得幫我拿掉)幫我打開了那扇卡死的門,把我解救了出來!!

 

當時我急著出門,而且整件事情是有那麼一丁點兒的誇張,所以我努力的忽略大失分的保全員臉上那副努力忍笑的表情。

可是現在我要回家了,我不停的想,以後整個社區的物管秘書小姐跟保全員們,會不會看到我就出現那副努力忍笑的表情呢??

而我從現在開始又要用怎樣的心態去面對他們呢??

 

我知道我很天才,但是天才也是會有煩惱的,現在這件事就很令我煩惱啊!!!!

leepl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