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終於,到了面對二字頭的最後一年的時候了!!
29歲,是個奇妙又尷尬的年齡,
做為一個剛邁入29歲的女人,我願意在我生日的當天,為我這不長不短的人生做一次簡短的回顧與檢討。

無疑的,我是一個非常幸運的人,
我生長在一個不算富裕、卻在物質生活上從不虞匱乏的家庭。
對我早逝的祖母,我並沒有太多的印象,只記得人人都稱讚她的美貌。
而我的祖父,這個古怪的老頭,是值得我大書特書的,
因為他的性格以及所給我的教育對我此後的人生產生莫大的影響。
我祖父帶給我最大的影響是他那孤僻又難以跟人相處的性子,
我記得在我小的時候,每個星期總有固定的時間上他那兒去練習毛筆字,
他喜歡我待在屋裡,不太喜歡我出門跟眷村的其他小朋友玩耍;
我待在祖父屋裡時,他會寫下字帖讓我臨摹,或者應我的要求在書本的小空角畫下一個個的小動物,
有時會指著他診所裡掛的匾額,一個字一個字的跟我講解書法筆劃的優劣。
我很少看到他跟鄰居的爺爺奶奶們一起聊天,
更多的時候,他寧可一個人坐在屋裡,或著看看書,或者寫寫字,
當有病人上門時,雖不至於對人冷若冰霜,卻也很少看到他跟人長篇大論的聊些什麼。
在這種環境的薰陶下,培養出我對藝術的興趣以及日後的坐性,
當然,我沒什麼藝術細胞,只是純粹的喜好古物,
但是後一點,在我之後莫名其妙的走上學術研究這條路上卻是有極大的助益的。
因為從小的習慣,我可以長時間的待在家裡不出門,
比起很多人,我更能夠耐得下性子唸書及做研究,
所以當以前的教授稱讚我有當學者的潛力時,我直接歸功於我祖父對我的教育。
但是從另一個面向來說,我是個非常孤僻的人,
我總是習慣跟大部分的人保持一定的距離,
比起花時間跟人社交,我更寧可待在家裡自己跟自己玩耍,
對於這一點,除了說是遺傳性的孤僻因子作祟外,我也無其他的話可以解釋。

而我的父母,是一對奇妙又瘋狂的組合。
我承認我不是總是滿意他們的,
尤其是我父母在我童年時對我的期望過高,造成我很長一段時間(也許一直持續到現在)的一種偏激又愛唱反調的性子。
在性格及行事作風上,我與我的母親時常不合,
她總是展現強烈的支配性,加上比較敏感又神經質的性子,
跟我這種有主見又喜歡照著自己步調走的個性格格不入,
所以我們之間的關係有時是很緊張的。
每次我回台灣,我的朋友們總愛猜測我能夠跟我母親和平相處多久而不吵架??
但是無疑的,我的母親非常愛我,
一直到現在,她還在持續不斷的努力干涉我的決定,
我也依舊毫不放棄的挑戰並質疑我母親的種種合理或不合理的要求,
不過我知道我母親的出發點都是在為我著想,並且希望我能夠有最美好的人生。
所以儘管我們老是吵架,我卻無法超過一個星期不打電話給媽媽,
我很愛我的媽媽,並且要一直愛她到她活在人世上的最後一天。

而另一個讓我許下一樣誓言的人是我的父親,
這個人也是在這個世界上最愛我的人之一。
做為一個父親,他盡到了父親該盡的一切責任跟義務,
當然在我青春期時我們的關係比較緊張,那時的衝突或多或少的造成了一些影響。
不過就大方向上來看,我的父親依舊是我最崇拜的男人,
因為他灑脫的個性以及那種我可能永遠也學不來的寬容大度。
可是我的父親必須要為我一直沒有男朋友的這件事上付上一部份的責任,
因為一直以來,我把每一個有可能交往的對象都拿來跟我父親相比,
結果就造成了他29歲的女兒從來沒有談過一場屬於正規定義下的戀愛,
不過我還是會繼續努力的尋找一個跟我父親相似的男人的。

我很想說我的另一個幸運是擁有我的弟弟,
我想,當我的弟弟是件不容易的事,
儘管家裏人不會比較,但外面的人也許會帶給他無形的壓力,
所以我很開心他拿到碩士學位,因為這證明了他的努力及能力,
我祝福他在日後的人生裡都能平安順利。

所以,這就是我的幸運之處--因為我擁有一個愛我並能夠做為我堅強後盾的家庭。
比起別人的家庭,我的父母很貪玩、很沒金錢概念、很享受(也許是過於享受)人生,
所以我們家的成員常常口口聲聲的喊窮、沒什麼存款、開著老舊的車子、沒有好幾棟房子。
不過幸運之神總是眷顧我們,到了該用錢時,錢總會從不知道哪個角落跑出來
(熟知我家庭的人應該知道我正在拐彎抹角的感謝著哪些人),
所以我能夠出國唸書,所以弟弟也能從研究所畢業。

在我29歲生日的當天,我要把壽星的祝福獻給我的家人,
因為我是如此的幸運能擁有這樣可愛的家庭。

當然我對於我自己也是有期許的,
畢竟這是我即將邁入三十大關的最後一年,
不過這部份就留到Part II 吧!!

leepl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