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晚上睡不著覺,窩在床上看了篇讓人傷感的小說,
卻連帶的讓我想起幾年前曾經在我生命中短暫出現過的一個女孩,
所以想把她的故事寫下來。

那一年是2001年的初夏,五月底,
我剛剛來到美國,只能說很淺顯的英文,
見了人總是笑,反正英文也說不了幾句。
來到美國的目的是為了上研究所,
但是在上研究所前,我先進了學校附設的語言學校。
那個女孩是個墨西哥人,跟我一同進了語言學校的夏季班,
女孩很年輕,那時還不到20歲,是個大學生,趁著假期到美國來學學英語,
而最特別的,是她的腳--
是的,她不會走路,她是一個坐在輪椅上的女孩。

看得出來她是個富家嬌嬌女,
她那次來到美國,是爸爸從墨西哥陪著她飛過來的,
那次語言學校的夏季班,是她第一次離開她那個滿是傭人的家。
我們沒分在同一班,
但在最開始的幾個星期,我們住在同一棟宿舍裡。
在開頭的一兩天,我幫她推輪椅,一起去遠遠的教室裡上課,
後來學校配給她的電動車到了,
早上時我們還是常常一起去上課,
她騎著她的電動車,我跟在旁邊慢慢走,
趁著這短短10分鐘的路,我們用有限的英文交換著彼此的故事。

記得有一次在洗衣房碰見她,
她饒有興致的摸索著如何使用洗衣機烘衣機,
我還記得她一抬頭看見我,
很興奮的跟我說:LingLing,快來看,這是我第一次自己洗衣服。
當時我問她,那麼在家妳的衣服給誰洗??媽媽嗎??
她說是給傭人洗,她的家裏有很多傭人,所以她在家裡從沒有自己動手做過事。
那天下午她跟我說,她非常開心,因為自己終於會做事了。

因為我們幾乎天天一起上學,有時一起去宿舍餐廳吃飯,
我便知道了越來越多有關她的事。
她告訴我,原來她也是會走路的,
但是她得了病(當時我們倆的英文能力都說不出那是個什麼病,她比了比後背,大約是脊椎方面的問題吧),便要去開刀,
但是手術失敗後,她就坐在輪椅上再也站不起來了。
我還記得她跟我說這件事時,是某天早上我們一同去上學的路上,
她抬起頭問我:LingLing,我是很想再走路的,妳說我能不能再走路呢??
在那種情況下,我實在不能很誠實的告訴她說,其實我也不知道,
於是我便鼓勵她,跟她說:我相信妳能夠再站起來的,只要妳努力就一定可以的。
在某種程度上,這算是一種謊言吧!!
不過卻也是當時我唯一能說出口的話。
結果這個單純的女孩啊!!
當時便又驚又喜的一下拉住我的手,連連追問:是真的嗎?真的嗎?妳真的認為我能夠再走路嗎?
我也只好再三的跟她保證,以後她一定會像以前那樣的。

短短的六個星期夏季班結束後,
她那個有錢的爸爸又從墨西哥飛過來,要帶女兒回家。
在畢業晚會上,她是唯一一個哭得悉哩嘩啦的學生,
她說這個夏天實在太美好了,她認識了許多好人,也做了許多以前她以為她做不到的事。
我們最後一次見面,女孩拉著我的手跟我說:
LingLing,不要忘記我,到墨西哥來找我玩,我的家也會是妳家。

從那之後,我們便沒有再聯絡過,
自然我沒有去過墨西哥,
儘管我沒有忘記過那個女孩,卻已經不記得她的名字了。
不過那天早上對話的場景我卻一直都沒有忘,
因為她那對突然充滿驚喜的眼睛以及話語間對於能夠再走路的渴望。
一下子好幾年過去了,
今天晚上又突然的想起了那個單純開朗又對生命充滿希望的墨西哥女孩,
我衷心的希望她已經能夠站起來走路了,
我希望那天早上我對她的保證不要給她任何錯誤的期待,
我希望那個可愛的女孩能夠脫離輪椅,用自己的雙腿走出屬於自己的美好人生。

leepl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霽
  • 親愛ㄉ~~<br />
    <br />
    妳這份心情讓我覺得好溫馨 好感傷 也好慚愧<br />
    不知道從什麼時後開始 (應該是開始正式工作ㄅ?!)<br />
    每天瞎忙 覺得自己ㄉ心好像死ㄌ<br />
    對周遭ㄉ所發生ㄉ事 開始冷漠以對 <br />
    在心裡起不了漣漪 <br />
    我覺得 我真ㄉ病ㄌ...<br />
  • Pei-Ling
  • 親愛的,<br />
    有的時候要留時間給自己喘口氣,<br />
    機會有很多,能把握就該把握,<br />
    可是放手比抓住更難,<br />
    希望你我都能夠更了解"放棄的哲學",<br />
    並且都能夠更關心我們周遭所發生的一切美好的人事物。